• 关爱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 青岛政协委员宋岩建议设立专项资金

    信网5月17日讯 青岛市政协委员,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崂山区支会会长宋岩在正在进行的青岛市第十三届第四次会议上提出,《青岛市2018年义务教育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当前青岛市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她表示,从心理健康水平总体情况来看,青岛市有半数左右的四、八年级学生表示家长对自己期望过高,近两成的四、八年级学生表示家长对自己失望。对此,她建议,通过加大政府统筹力度设立专项资金、建立专门组织机构、赋权放权等措施加快推进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

    宋岩表示,报告显示四、八年级均有18.6%的学生表示自己在学校里表现不好,14.8%的四年级学生、18.1%的八年级学生表示讨厌学校。17.9%的四年级学生、31.8%的八年级学生表示自己经常想大声喊叫,17.2%的四年级学生、25.3%的八年级学生表示自己会突然想哭,12.2%的四年级学生、18.7%的八年级学生表示自己会经常急躁得坐立不安。

    针对八年级学生进行的负性生活事件监测结果显示,青岛市73.6%的八年级学生出现学习压力事件,其中30.1% 的学生表示升学压力大、学习负担重且对自己产生了中、重度或极重度影响。64.2%的八年级学生出现了人际压力事件,其中20.5%的学生表示出现了被人误解的情况且对自己产生了中、重度或极重度影响。49.5%的八年级学生出现了适应困难问题。如部分学生表示生活习惯发生了明显变化(36.5%)、不喜欢上学(25.0%)、与老师关系紧张(21.1%)给自己带来苦恼。

    而主管部门之前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在2019年12月18日,国家卫健委、教育部等12部门联合印发《健康中国行动——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方案(2019—2022年)》(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提出六项具体行动计划发,即心理健康宣教行动、心理健康环境营造行动、心理健康促进行动、心理健康关爱行动、心理健康服务能力提升行动、心理健康服务体系完善行动。

    但是,宋岩认为,当前青岛市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工作还存在四方面的问题与不足。

    首先是政府层面未形成合力。宋岩提到,早在2016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就已颁布实施,政府相关部门各有职责。但从政策层面看,未见市域、区域政府统筹推进此项工作的文件。从实施效果看,市层面只是心理健康教育教学研究等工作有所加强;极个别做得相对较好,但也只是教育系统在单打独斗。大部分区市都是只有部分学校尚能充分认识其重要意义,以创建心理健康教育特色校为抓手,系统推进学校心理健康教育。总而言之,从全市看,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未上升到政府层面统筹推进,各相关部门未形成共促合力。

    其次是机制体制有待健全。她表示,《方案》提出六项行动计划,职责分工12部门各有侧重。惟有各部门通力合作,各项目标方能全面达成。我们认为从市到各区市,都需要建立专门机构(或组织、或专人)来承担此项工作,去协调各方,系统研究、谋划、设计、并组织实施。

    然后是亟待建设一支专职专业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队伍。她认为目前青岛市从政府、到部门、到学校,专职专业从事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的人才、专家、教师为数不多。中小学心理健康教师数量应当说还有很大缺口。《青岛市2018年义务教育段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全市”22.8%的四年级学生、23.8%的八年级学生表示本学期没上心理健康课或者没参加心理健康专题活动”。主要原因是受编制、职称等各方面制约。而相对于学校师资匮乏,社会上其实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可谓人才济济,专门从事此方面工作的机构、专家很多。如何去发掘、发挥他们的作用,应成为当前政府及相关部门着力研究的课题。

    再然后是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资金投入偏低。宋岩认为,由于没有专门机构(或组织、或专人)牵头促进,自然也就未形成科学实施策略,难以争取到资金支持,更不必说形成长效投入机制。因此此方面投入,无论在市、还是在各区市,都显得零散、单薄。即使有,也大都重硬件轻软实力。

    针对这位问题与不足,宋岩在青岛市政协第十三届第四次会议上提出了五项建议。

    提高认识,加大政府统筹力度。宋岩建议,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计划(2019—2022年)是“健康中国行动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国家卫健、教育等12部门共同联手统筹推进的一项重要行动计划。建议卫健、教育部门联手牵头,协调其它相关部门共同研究制定、并由政府印发《健康青岛行动——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计划实施方案(2019—2022年)》,立足现状,明确发展性目标和任务,理清各部门职责分工,主动争取人力、物力、财力支持,统筹组织实施和推进各项行动计划落地。

    宋岩的第二个建议是建立专门组织机构,配备专职专业人员。她建议整合各部门力量,成立“青岛市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发展研究中心” (可在卫健或教育部门相关机构加挂牌子,重点赋予统筹职能),专司此项工作。

    也可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优选当地专门从事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的社会机构,合作设立”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研究指导中心”。编制、岗位不必单设,从卫健、教育等相关部门现有正式事业编、或有专业资质的人员中调配人员牵头负责即可。

    然后是建议赋权放权,加强队伍建设。她表示,这里的赋权放权,是指对专门机构和人员要充分信任,赋权放权,使其能够放开手脚尽快整合优化队伍,提高服务能力。对本区域现有在职在编人员有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资质的人员进行全面摸排。对现有资源做到心中有数,加强统筹调度,充分发掘现有人力资源效能。对现有师资进行系统培训,不断提高其专业素养和能力。探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向专业机构购买专业人员提供服务。同时,根据各方需求,政府或部门与专业机构签订服务协议,每年由县(市、区)分管机构(或组织)对所聘人员进行监管和评估,对不合格者随时可以调换。可以规定薪金不高于同资历、同工作量的公职人员和教师。

    再然后是加大投入力度,为开展工作提供保障。宋岩建议根据工作需要,设立专项资金。《行动计划》出台后,直接制定项目预算。可以组织专家对项目预算进行前期审定,确立每年所需资金。也可委托第三方组织实施所有项目,所需资金协议支付。

    最后,坚持问题导向,精准施策,提供优质心理健康教育服务。立足开好课程,加强教育教学教研与指导服务。立足管好用好心理咨询室及心理健康教育场所、器械、教材等,使现有人力物力发挥应有作用。立足加强主题班会指导,推进常态化心理健康教育。立足指导学校创建各级心理健康教育示范学校,推动学校为学生健康发展而不断努力。立足身心健康,加强对教师、家长自身心理健康教育,加强对教师、家长促进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策略方法等方面的指导。统筹调度各方资源,加强与第三方专业机构协作,用好专家资源和社会资源,借力使力,助推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

    并且,每年组织对学生心理健康状况进行监测筛查,发现问题及时制定团队或个性化方案,全程指导服务跟进。根据学校诉求,开展培训、指导、辅导服务。

    信网记者 张孝鹏

    来源:信网